协和医院顾锋,四十生子,母乳喂养两年

时光飞逝,当时采访时,我的女儿不满3岁,刚断奶不久,而顾锋教授的儿子不满5岁。4年过去,孩子们都长大了,他们早已忘记吃奶的感觉,但作为妈妈,这是永远不会忘记的甜蜜,而且随着孩子渐渐长大逐渐自立离你而去,那段朝夕相处、肌肤相亲、血乳交融的日子,这段日子更让你留恋。

写在前面的话:

这是2012年在报社任职时的一篇专访文章。时光飞逝,当时采访时,我的女儿不满3岁,刚断奶不久,而顾锋教授的儿子不满5岁。4年过去,孩子们都长大了,他们早已忘记吃奶的感觉,但作为妈妈,这是永远不会忘记的甜蜜,而且随着孩子渐渐长大逐渐自立离你而去,那段朝夕相处、肌肤相亲、血乳交融的日子,这段日子更让你留恋。

此刻,在又一年来临的“国际母乳喂养周”里,重读这篇文章,穿越回到哺乳的日子。顾教授,这位著名的内分泌科医生,在下丘脑垂体疾病领域为中国在世界医学界赢得了一席之地,她不仅用她的专业知识,更用她的现身说法,告诉我们:母乳喂养,连动物都知道的本能,人类怎么可以如此忽视;什么叫妈妈的坚持;工作忙碌不是母乳喂养之路的终止符;乳腺炎抗生素不是终止符;出差出国不是终止符。

此文特别送给正在哺乳中纠结、无奈、失望的新妈妈们,人生很长,哺乳时光很短,请珍惜,孩子很快就会长大,走过去就是永远。

请记住,成功母乳喂养的秘诀只有一个:你想给孩子喂奶。

孩子的人生是一条单行线,每一个阶段过去了就不会再回来,孩子对妈妈乳汁的需要仅仅短暂的几年,却会影响他人生的几十年,母亲们还有什么疑虑和理由去放弃这段宝贵的时间呢?!(文/戴戴)

ba4000253f2170da869

顾锋,北京协和医院内分泌科主任医师、教授、博士。

欧洲神经内分泌协会常任委员。

美国内分泌协会会员。

顾锋专访会生孩子就得会养孩子

(原文于2012年08月09日刊发于人民日报《健康时报》第03版《我的母乳喂养经历》记者戴志悦)

记者:据说,协和的女医生要孩子普遍较晚。

顾锋:协和很多女医生都是35~40岁才生孩子。因为很忙,求学时间长。我博士毕业的时候都35岁了,39岁怀孕,40岁生孩子。当时本来要做辅助生育,在准备的过程中,自己怀上了。怀孕之后也很不顺,40多天时,赶上春节前上班非常累,有一天早起来,突然出了好多血,大约有10毫升。由于我是前位子宫,赶紧趴在床上打120,直接送到协和急诊,住院保胎,后来在家休息了近一个月。一直到4个月才稳定,之后开始正常工作并且坚持游泳。

记者:孕期游泳,不担心游泳池的水脏吗?

顾锋:不会的,阴道里也有正常的菌群和内环境,是天然的保护屏障。不过,建议孕妇游泳不要去那种人太多的地方,我是在宾馆里办了卡,人相对少一些,每次游六七百米。我爱运动,又是高龄孕妇,即便是先兆流产这么厉害,过了孕期前3个月的危险期,我还是想通过游泳让身体保持很好状态。我比较信奉欧美科学生育观念,怀孕期间,人体所有的免疫力都是调动起来保护胎儿的,所以我游泳一直游到生产的前一天。

记者:您的整个孕期都是自己照顾自己吗?

顾锋:差不多。爱人在我怀孕稳定后就回成都工作了。我挺着大肚子每天自己开车上班,连警察都认识了,在协和门诊入口拐弯处,他总问我,还没生哪!直到生孩子前一天我还在看门诊,安排好我的病人后,第二天住院生孩子。去住院时,也是我这个孕妇开着车,拉着老公、保姆等一车人去医院;生完后4天,还是我自己开车,把孩子和一家人拉回家。所以我常说他欠我一辈子,下半辈子当牛做马都应该,哼!(大笑)

四川人爱吃兔头,怀孕期间我很馋兔头,于是爱人每周从成都空运两次兔头来,趁热马上塑封快递,怀孕期间我吃了好几百个兔头(大笑)。有人说孕妇吃兔头,孩子会得兔唇,其实不然,兔子肉营养很好,我现在也经常吃。

记者:从您的微博上看到,怀孕34周时,门诊遭遇过一次患者纠纷。

顾锋:是,当时是垂体专科门诊。人非常多,我是咨询教授。一名患者见我坐在那里不看病,可能觉得那么多病人,我怎么就不看呢。就过来说“医生,我要找顾教授”,他以为顾教授是个男的,我当时显得较年轻,还挺着大肚子,以为我也就是个二三十岁的小大夫。我说,都是进修大夫先看。“那我要顾教授看,不要进修大夫看”,他态度非常强硬,以为我不是顾教授,怎样解释都不行,非要顾教授看,我说都是进修大夫看,我负责咨询。“那我要找顾教授咨询”,我一看他情绪很激动,还带着几个患者往诊室里冲,赶紧找个借口躲开了,然后报了警。我认为医生在遇到患者不理智时,尽量避免发生正面冲突,见机不妙,赶紧避开,找其他人来处理。有时病人在这边吵闹,我就换一间诊室继续接诊。我也理解,目前公立医院的就诊环境易让病人很焦躁,挂上一次号也不容易,所以医生要学会保护自己。

记者:有人说,母乳喂养能成功的,都是非常强势的女人,您认同吗?

顾锋:我认为这里的强势,体现在坚持。母乳喂养,最重要就是坚持。母乳,是动物都知道的本能,母亲身体筛过的东西,给孩子的都是最好的,配方奶完全没法比。

我弟弟的孩子比我儿子大一岁半,我当时就让弟妹坚持母乳喂养,但她没掌握要领也不够坚持,混合喂养到三四个月就没奶了,孩子经常生病。

母乳对孩子的好处太多了。比如吃奶很费劲,这也是锻炼他的最好运动,而且对孩子的牙齿也是非常好的,因为吸奶时,吸的不是乳头,而是乳晕,乳晕就像是各条乳管汇集的在一起的小水潭,孩子含着乳头是含得很深的,碰不到牙齿。

我从一开始就坚定地认为母乳喂养是最好的,是妈妈给孩子最好的礼物,不光是营养,他还会觉得妈妈很强大,妈妈有爱,会很有安全感,对人会很信任,人也会很放松,这会影响他一辈子。

记者:生完孩子后,您也得过乳腺炎,这是许多妈妈都会面临的问题,甚至因此停止了喂母乳,您是怎么处理的?

顾锋:很多母亲早期乳腺导管不易通畅,有很多原因,尤其我爱运动,乳房容易受伤,导致乳腺导管容易堵。产后初乳都是比较少的,还不确定导管通不通的时候,不能大补。我就是产后稍微补大了点。没出院,我妈就给我做鲫鱼汤、猪蹄汤,一下子就堵上了。出院的时候就在发烧,38℃,乳房有点疼,我就怀疑是乳腺炎。当时有点病急乱投医,为了不用抗生素寻求所谓的中药治疗。产后第四五天,我就开着车和爱人一起去东直门医院去看大夫,大夫说,你自己是协和医院的医生还不知道,不用抗生素,能好吗?所以,真有乳腺炎必须用抗生素,但很多人会担心因此要停止母乳喂养。

当时我需要输液至少三天,因对青霉素过敏选用二代头孢西力欣。我到处问儿科大夫和妇产科大夫,大概吃药后多长时间,母乳中的浓度是多少,血的浓度是多少,但他们没有一个人能够给我清晰的答案,我查文献,也查不到。为了保险起见,我暂停了母乳,用小勺给孩子喂点配方奶,可是儿子食量大,这样喂他吃不饱。吃了几顿后,我还是让他继续吃母乳,儿子没什么不良反应,只是大便稍有点稀。

这时我想为什么不设计一个研究,看一下输入抗生素前后乳汁中和血液中药物的浓度,就可以知道输抗生素时哺乳对孩子的影响。我拿自己做研究,用药之前,我挤空双乳奶(同时测定奶体积)、抽血,与输液后的奶和血做对照,输液后半小时、1小时、2小时、3小时、4小时,12个小时,各抽一次血、挤一次奶,同步取样对照测定血药、乳药浓度。我姐姐是北大人民医院药剂科专门做血药浓度分析的专家。为了帮我做这个检测,专门做了预试验,用高压液相法进行分析。一年半后,也就是2009年,检测结果出来,非常好,乳汁中的浓度非常低,我也专门写了这样一篇论文,不过因援疆时间有限,没拿去发表。

整个取样过程,我都是自己在家里做。当时找了个护士来抽静脉血,她很紧张,怎么也抽不出血来,干脆每次我都自己抽血。真疼啊。可是为了得到科学的数据,产后在月子里第7天发着烧忍着乳腺炎的疼痛也坚持下来。我妈在旁边看着直流眼泪说,不成就别做了,有什么意义?我爸非常支持我做相关研究,帮助消毒容器,做详细原始记录。很难有相似的用乳母做科学研究的机会,除非乳母坚持要做。实践证明,后来的研究结果对于乳腺炎期间的母乳喂养还是有指导意义的。

在孩子8个月时我乳腺还堵过一次。当时我去罗马开会,出差5天,我第二天就发烧了。我知道又是乳管堵了,由于没有孩子吸吮,我用吸奶器也吸不出来,又买不到抗生素。为了保持母乳喂养,情急之中,我就地取材,自己做了乳管扩张。把酒店的缝衣针,用火柴把针屁股烧一下,然后找准乳头的乳管口刺进去,用手一挤,马上乳汁就流出来了,乳管通畅了,烧迅速就退下来。当然,这是无奈之举,普通妈妈别模仿,有问题找医生。

记者:许多新妈妈总会讲出很多不能喂奶的客观条件。您喂奶的客观条件要比其他人困难得多,您是怎么做到工作和孩子兼顾的?

顾锋:因为我坚持,所以坚持下来,这也是所有母乳成功妈妈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其他人遇到困难总想着放弃。其实,你想,你随身带着的不用消毒的乳汁,多方便经济啊。同事打趣说,奶粉涨价了,你真省钱啊!

孩子4个月,我就上班了,而且,门诊、夜班完全没有受到一点照顾。为了母乳喂养,我在医院附近租了房子,一直到孩子两岁,我带着他去援疆。

哪怕条件再困难,我也要坚持喂母乳。4个月后,白天4个小时要喂一次,我早上8点喂一次,我门诊的病人常常到下午两点都看不完。12点时,孩子要吃奶了,我走不开,就让家人把孩子抱到医院来。我对病人说,孩子还没吃奶,我去喂15分钟奶,他们就说赶紧去,我们等着,就看着我把孩子推到休息室。在休息室,我用衣服、背巾一盖就喂奶,有些男同事进来看见我在喂奶,很自觉就出去了。孩子吃饱了,我又接着看病。其实孩子对乳头的吸吮比用吸奶器吸出来背奶回家喂养更有利于坚持母乳喂养。

产后第一年,作为协和教授的我也没有耽误多次出差演讲和会议。我是能带着他就带着,费用我自己出。出去讲课,一干人马都带上,保姆、孩子,我讲完了课就喂奶,我是他现成的奶瓶。我出去玩、谈事、运动都带着他。有一次,我去匈牙利开会,上飞机前,家人带着孩子一起送我,在入闸口前喂奶,宝宝“叭吱叭吱”大吃特吃,喂足了,然后放下他我就入闸了。我会利用任何一次机会给他喂奶,只要有可能就给他喂。6个月以前是纯母乳喂养,之后开始加辅食,根据他的月龄来添加食物,但母乳一直没有断过。

不仅哺乳阶段,现在也一样。我出国、出差,能带的话也会带着孩子、保姆一起。比如最近去台湾开会演讲,我自费带着孩子和保姆。今年9月我还要去英国学习,也准备带着孩子去。这四年多,在这方面花费了很多很多。我认为,这些钱值,对孩子来说,妈妈在哪,家就在哪。所以我孩子和我很亲,性格也很好,母乳喂养的孩子情绪很稳定,没有那么焦躁。

如果实在无法带着孩子去,我出差前,就会提前一段时间把我离开期间的奶备出来。我买了30个储奶瓶,一瓶200毫升,挤出来马上就速冻。预计要出差前,每天的奶就多挤出来一点,储备充分。乳汁是自己会调节的,孩子吃得多,产得就多,这是奶量最好的调节。在外地,我也会保持定时挤奶,挤出来的奶,自己喝了,同事也喝过,都说很好喝,微甜,一点都不腥。

记者:许多中国妈妈很迷信催奶药、催奶食物,甚至催奶师,认为只有靠这些才有奶,对此,您怎么看?

顾锋:这方面,很多医生的观念都存在误区,我从来没学过,也从来没有专业培训过,但我是一个内分泌大夫,母乳喂养和内分泌的关系非常密切,我很了解激素的分泌、病理生理结构怎么回事,乳腺的结构是怎么回事。要奶量充足,最好的办法就是孩子多次有效地吸吮,刺激垂体分泌泌乳素。

对新妈妈来说,不需要什么催乳的东西,只要正常饮食,适量增加点主食就可以,因为碳水化合物是提供能量的。很多母亲早期奶水不足,我就这样指导他们,增加点面食、谷类食物,并让孩子多吸吮,奶量就上去了。

社会上很多的通乳师,很多都是不科学的,揉捏很容易使导管出现损伤,炎症反应,很容易出问题,其实孩子就是最好的通乳师。而这些,都是需要有经验的医生去告诉妈妈们,出现问题怎么解决,感染、乳房皲裂、乳腺炎怎么处理,出差怎么处理,怎么冻存。科学的哺乳需要专业人员指导。

记者:您在母乳喂养的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阻力是什么?您觉得现在社会上母乳喂养最大的阻力是什么?

顾锋:最大阻力是观念,社会的观念,很多来自家庭,专业人员的观念,他们都要普及。很多儿科大夫不懂母乳喂养,而妇产科大夫懂一些但又不看儿科,所以对新妈妈的指导有盲区。不懂母乳喂养的医生,孩子的一点点问题总是归结为母乳喂养不当,然后很轻易地让母亲就停止喂母乳。现在很多儿保大夫、儿科医生自己都没有母乳喂养的经验,他们如何能帮助新妈妈?而且动辄武断地说母乳怎么着怎么着,他们不知道母乳在任何时候对孩子都是最好的食物,很愚昧。我经常说动物都知道的本能,人类怎么能不知道。

我坚持下来靠的就是毅力。这个过程中,旁边的人天天都在说,这么大了还喂啊,没营养了。现在中国的母乳喂养政策从单位的管理层,包括妇幼的保健,母乳环境都很初级。需要出台更人性化的政策鼓励母乳喂养,给她们创造更加宽松的哺乳环境和劳动保障,是造福于民造福下一代的重要环节,也是减少乳腺癌风险的有效措施。

我怀孕时去匈牙利出差,那里对孕期和产后女性的保障做得非常好。母亲产后可以带薪在家带孩子三年。哪怕是国外游客,只要在那里生了孩子,马上给一年签证,所有待遇和国民一样。

很多妈妈担心乳房下垂,其实也是因为乳汁没有及时排空,乳房拼命胀大,皮肤就像气球,胀的时间长了,就容易没有弹性了。所以,要解决乳房下垂的问题,就要注意别让奶太胀,及时排出来,再就是加强胸肌锻炼,让皮肤保持弹性和结实。

妈妈还会怕喂奶影响身材,要保持营养怕胖。其实,母亲一定要有脂肪,你抱孩子的时候,肚子上软软的,他在你肚子上会很安心,母亲的脂肪就是为孩子而存在的。我儿子最喜欢趴在我肚子上,很有安全感。你要养育孩子,肯定是要付出代价的。

记者:您作为内分泌科专家,从临床上看,内分泌与怀孕、母乳喂养应该是有很大的关系吧?

顾锋:是的。我的病人很多是怀不上孕来的,所以,我是从指导她们怎么怀孕,怀孕期间怎么办,到产后怎么办,一系列的问题。只要是我指导的妈妈,我是一定要她们母乳喂养的。

有一个全垂体功能低减患者,是替代治疗,在我的指导下,爱人也坚定要怀孕,做了辅助生育,前几天刚生完孩子,在帮助她母乳喂养的过程中,我才知道她以前做过隆胸,虽然把硅胶囊取掉了,但怕万一渗漏会对孩子不好,只好就放弃了。真的很可惜。如果她能哺乳,她的垂体功能可能能慢慢恢复一点。所以年轻女性,没有哺乳,没有做妈妈以前,不建议去做隆胸。

母乳喂养对垂体前叶功能低减是有好处的,如果还有一点残余,通过哺乳可能刺激它增生。比如席汗氏综合征的病人,垂体功能低减,这些人如果能怀孕,产后哺乳的话,大概10%左右的患者垂体功能是可能恢复的。

我的病人中还有很多的小儿糖尿病患者,也是与他们初期不良喂养方式有关系。母乳喂养越来越少,而且过度喂养。吃饭吃不进去,就使劲喂。其实,孩子不想吃就不要让他吃了,饿了自然就会吃。还有运动,从小就背诗学艺,没有在外面活动的机会,体质自然就会很弱。孩子就应该让他多运动,没有好的身体做什么都会一事无成。

记者:当工作与孩子发生冲突时,您会怎么选择?

顾锋:我选择孩子。比如周二晚上的夜门诊,我就放弃了,暑期我病人特别多,夜门诊效益也很好。我现在一周出诊5个半天,周四下午专科门诊,太忙了,平时还得做科研、申请基金、带研究生、给医学院学生讲课、出差开会等。所以我周六日基本能推掉的会议讲课都推掉,不出去在家陪孩子。

因为我爱人长期在成都工作没在身边,尽管我现在事业正处在黄金的上升期,但我觉得孩子10岁之前,家里一定得有人牺牲,我心甘情愿。谁让你愿意生孩子呢?会生就得会养!

  • 发表于 2018-02-05 16:49
  • 阅读 ( 541 )
  • 分类:育儿成长

0 条评论

请先 登录 后评论
不写代码的码农
上海百佳妇产医院

妇产科/新生儿科/预防保健科/急诊医学科/麻醉科/医学检验科

4 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