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量的传递

随着宝宝洪亮的啼哭声,孙倩的分娩顺利结束了。一个八斤二两的男孩被我捧在手里,我知道这个孩子是坚强的,是幸运的,因为他还没出世的时候就被一位伟大的妈妈爱护着。当我开心的把宝宝轻轻放在孙倩怀里的时候,孙倩甜甜的笑了。新生宝宝第一次感觉到了妈妈最美的笑容。

  2012年冬天,一个非常平常的早上,我费力地睁着还满是困倦的双眼,拖着那双像戴着铅球一样的腿,走进了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工作岗位——产房。

  当我推开第2产房门的那一瞬间,不知道是因为这冬日的阳光格外刺眼,或许是因为产房那特有的蓝色被子与这名产妇露在外面的一条腿形成了鲜明的颜色冲击。对,那是一条打着石膏的腿。

  看着这条不能弯曲、不能走路的石膏腿,我不自觉地皱起了原本就没怎么睁开的眉眼,心里叨念着“接生接了好几百次,从没见过腿骨折生孩子的,生的时候这腿也用不上劲啊,看来今天又是一次接生难度的挑战!”

  “您好,给您添麻烦了。”一个白白胖胖的产妇回过头来眯着眼非常客气地笑着说。

  “不麻烦、不麻烦!”我愣过神儿来赶紧做自我介绍。“我叫王宇维,是今天负责陪伴你分娩的助产士。”

  “谢谢您啊,我的腿摔了,走路什么的都很费劲,实在不好意思。”

  这名产妇说完这一席话,我觉得自己的脸像火烧了一样的烫。她就好像知道我刚才在想什么一样。自己的想法就这样被暴露在产妇的面前,我尴尬地笑了笑。这名产妇都可以坚持,我有什么理由退缩?

  我先把音乐打开,这些音乐是专门为孕产妇挑的,都是欢快、舒缓音乐。

  随着轻音乐声响起,我问到:“孙倩,你感觉怎么样?我刚才看了一下你的病历,你的产程进展很不错,规律宫缩5个小时就已经开3指了。”

  “是吗,我还希望可以再快些呢。这样等宝宝爸爸下飞机的时候就能看见我们俩个了。” 孙倩的话还没说完,一阵宫缩又来了,她痛苦的闭上眼睛,双手紧紧抓住床档,全身哆嗦起来。“可,可是……现在这么躺着真的特别疼……我觉得我马上就受不了了……”

  我见状习惯性地拉起孙倩的手轻轻地放在她的肚子上,让她和我一同用手去感受宫缩并且用“夸张”的动作去引导她用正确的方法呼吸。用手抚摸肚子,既可以让产妇感受宫缩的强弱,逐渐调整好呼吸,又可以不让产妇太过于紧张,导致四肢肌肉痉挛。

  孙倩在我拉她手的那一刻,像感觉到我的力量一样,立刻睁开眼睛看着我的嘴型,跟我学习起呼吸动作。

  “孙倩,用手摸摸肚皮,发现其实肚子硬就那么几十秒,我们不用宫缩一来就开始拼命呼吸,可以随着宫缩的强度慢慢加快呼吸速度的。不疼的时候我们就闭上眼睛听音乐。”

  几轮下来,孙倩开始自己一边感觉宫缩,一边正确的呼吸,还能不时的对我笑笑。看到她笑了,我原本很紧张的心情也一下子得到了放松。我们之间的气氛也突然变得没有刚认识时那么尴尬了。

  产房内有很多种不同大小、不同形状的按摩器,我挑选了一小篮子的按摩器,每一个都给她试试,就是为了找到一种能够缓解她宫缩的疼痛。我给自己搬来一个凳子,就坐在孙倩的床边,让她背对着我,这样我可以帮她按摩背部和腰部。

  “你用手摸着肚子,就好像每一次宫缩都有宝宝陪着你一起坚持一样。” 不知道是职业特点,还是出于我爱说笑的性格,我继续说“其实让你用手去摸肚子就是为了不让你的手使劲,不然你那么用力的抓着床,床坏了不要紧,到使劲的时候咱们不是主要还得靠这两只手呢,是不是?”孙倩的脸上有很多水,我也不知道那是汗、还是眼泪。

  “咱们下地走走吧,你老这么躺着太累了,也不利于产程进展啊。”

  “我……能行吗?”

  “我扶着你,有我在你怕什么?”我知道她行动不方便,像什么蹲位、跪位等都不适合她,慢走还是没问题的。

  “你这腿是怎么弄伤的?看这石膏像是新的,怎么挺着这么大的肚子还能把腿弄折?”为了分散注意力,缓解她的宫缩疼痛,我试着和她聊起天来。

  “上礼拜我在家里的阳台晾衣服,不知怎么被绊了一下,本来应该摔个大马趴的,我也不知道当时哪来的劲,就硬生生的让自己往侧面倒,这不,腿就别折了。”

  “你是怕直接摔下去,肚子着地伤到宝宝吧?”

  “对呀!我当时就觉得不能伤着孩子,直接就往右边倒下去了。”

  这个我用手扶着、走路费劲、年纪看起来和我差不多的女人,在这一时刻身上散发着一个母亲所特有的光芒,那是无私的爱。

  这时孙倩说道:“其实我也想过要剖腹产,就在刚才进入产房之前我还犹豫呢,我本来就怕疼,这条腿又用不上力,生产的时候肯定很麻烦,我怕……”

  我笑嘻嘻的说到:“剖腹产是快,但是对大人和孩子都是有风险的。但是我觉得你现在所有情况都挺正常的,产程进展也好,可以自然生的。更何况自然生对孩子好,可以把肺里的羊水都挤出来,孩子不容易得肺炎。”

  孙倩没有说话,但是我知道她明白我的意思,她读懂了我的鼓励。我们俩就这样慢慢的走,遇到宫缩时就让她靠在我身上休息一会,没有宫缩时,就一边聊天一边扶着步行车行走。

  产房的楼道内的温馨布置,吸引了孙倩的注意力,我向孙倩介绍这些装饰的宝宝图片、宝宝衣服,都是我们助产士自己亲手制作、张贴布置的。

  过了一会,孙倩的宫缩越来越强、越来越密集了,步行对她来说体力消耗比较大。于是,我们在分娩椅前止步,开始让她扶着分娩椅左右摇摆臀部,我告诉她这样可以摆动骨盆,使韧带变得松弛,可以让宝宝在骨盆里下降的快一点儿。因为她的右腿不能用力,重心只能向左边倾斜。为了教她,我的右脚也悬空不能用力,这可比平时做这些动作要辛苦的多,我想再累也要坚持着。

  冬日的阳光照在我俩身上暖暖的。我们两人一会说笑,一会大声呼吸,一会激昂鼓励,不时还有欢快的音乐传出来。

  终于在接近中午的时候,孙倩的宫口开全了。可这时我们俩谁都没有放松,因为真正的考验才开始。

  没想到由于右腿股骨的骨折,孙倩连最基本的屈腿都无法完成。我尝试着把电动分娩床的右侧脚蹬放平后,可是这样骨盆不能够充分打开,影响了胎儿的拨露。看着孙倩用双手拼命的用力,我多想帮帮她啊。这可是着实让我费了脑筋,我反复地调适产床的角度,但还是不方便孙倩用力。突然我灵机一动,就用双手托住孙倩的伤腿,这样一来骨盆的角度也打开了,也不会因为产床不合适给她带来疼痛。

  “这……太辛苦你了!”

  “没事,你好好用力我就高兴啦。”我知道孙倩的右腿不能用力,她只能靠双手用力,这要花去比常人多几倍的力量和时间。“深吸气,憋住,向下用力!换气,再来一次……”我一遍又一遍地指导她、鼓励她。

  “深深吸气,往下用力,好的,你真棒了!就这样用劲。”

  “看见宝宝的头顶了!”这句话似乎给她加了油,每次宫缩间歇她都抓紧时间休息,还不忘给我一个微笑,我知道这代表什么,她想告诉我她很好,她有信心。我给她擦去脸上的汗,为她喂一点儿水。

  同事们也纷纷过来帮忙,有的帮助准备接生用的物品,有的帮我托住孙倩的腿。这时我不但觉得自己身上肩负的责任,更有同事们对我的期待,她们也要用行动支持我,完成这个坚强女人的自然分娩心愿。

  “宇维,你这样行吗?你先去吃饭吧,这边我们来帮忙。”好心的同事,在我耳边悄悄的说。

  这时孙倩的手突然抓住了我的胳膊,直直的看着我,我知道那种眼神叫依赖。一个丈夫不在身边独自面对分娩的女人,她会显得更加脆弱。我反过来用我的手搭在她的手上,告诉同事:“不用管,我们这好着呢,马上就能上台接生啦!”

  孙倩的丈夫不在身边,现在对她而言我不单单是一名助产士,更多的也扮演着家属的角色,孙倩不仅在生产上依赖我,在心理上更是离不开我了。我怎么能放开这只手,去吃午饭呢?早上的困意早就荡然无存,这过了午餐时也不觉得饿。看着她满是汗的脸,我的眼睛也模糊了。

  随着宝宝洪亮的啼哭声,孙倩的分娩顺利结束了。一个八斤二两的男孩被我捧在手里,我知道这个孩子是坚强的,是幸运的,因为他还没出世的时候就被一位伟大的妈妈爱护着。当我开心的把宝宝轻轻放在孙倩怀里的时候,孙倩甜甜的笑了。新生宝宝第一次感觉到了妈妈最美的笑容。

  • 发表于 2018-05-18 11:03
  • 阅读 ( 313 )
  • 分类:怀孕前期

0 条评论

请先 登录 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