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女的感谢穿越了雪域高原

在北京妇产医院工作几年了,这里的景象每天都一如昔往,很多家属站在门外,焦急地等着探视。就在我准备进入妇瘤科一病区病房时,三个穿藏族服装的男人吸引了我的视线。他们脸色黝黑,围成一圈蹲在墙角说着我听不懂的藏语,面部却流露出痛苦与焦虑的表情。“这么远来看病,还真是不容易啊”,我小声嘀咕着。

  ■地点:北京妇产医院

  ■疾患:宫颈癌

  我第一次和藏族牧民近距离接触,不是在美丽的雪域高原,也不是在遥远的边陲小镇,而是在北京妇产医院妇瘤科病房里。

  ■女病房里偶遇光头喇嘛

  北京刚刚入冬,气温已经降到接近零度,刮起的一阵阵西北风,冻得人瑟瑟发抖。尽管从办公楼走到病房楼只有短短100多米的路程,但我还是不由自主地用双手抓紧白大衣的领子,小跑上几步,快速地钻进病房楼大门。

  在北京妇产医院工作几年了,这里的景象每天都一如昔往,很多家属站在门外,焦急地等着探视。就在我准备进入妇瘤科一病区病房时,三个穿藏族服装的男人吸引了我的视线。他们脸色黝黑,围成一圈蹲在墙角说着我听不懂的藏语,面部却流露出痛苦与焦虑的表情。“这么远来看病,还真是不容易啊”,我小声嘀咕着。忽然,楼道里一个身着红色袈裟的喇嘛,从我眼前划过。

  “女病房里出现了喇嘛,真是件稀奇事儿。难道他和三个藏族男人是一起的?”我心里琢磨着,便追随着那个喇嘛的身影来到了15病房。透过房门上的玻璃,我看到那个身着一身红色袈裟的喇嘛站在15床病人身边。

  我急忙跑到护士站,向护士长雪松姐询问了15床的情况。原来,15床的病人是来自青海的藏族妇女,名叫德欠,34岁,在当地被诊断为宫颈癌晚期,前两天才住进医院。刚刚偶遇的喇嘛是当地赛力亥寺的喇嘛尖参,他会汉语,是来当翻译的。门外蹲着的那三个男人是德欠的村长、丈夫和哥哥。

  怀着强烈的好奇心,我轻轻推开了15床的房门。

  ■好心人相助绝境逢生

  这是我生平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藏传佛教的喇嘛,就像是要揭开“神秘的面纱”一样,内心有点欣喜,又有点忐忑。只见尖参身着一袭红色斜肩袈裟,一串念珠搭在手上,虽然只有25岁,却有一种远离尘世的豁达与宁静。

  “前些日子,德欠经常感觉下腹隐隐作痛,就到县医院就诊。医生给她输了几天液,仍然不见好转。无奈之下,家人陪她前往西宁,到红十字医院检查。结果诊断为宫颈癌晚期,可是当地医疗条件有限,无法为她治疗。”尖参说话的语速不快,声音低沉有力,常常点头微笑,眼睛里散发着出家人特有的纯净和清澈。

  躺在病床上的德欠,听不懂我们在说什么,脸上却露出质朴的微笑。虽然已经瘦得皮包骨头,可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告诉我,她是个美女,面颊上那两团高原红,有一种奇特的魅力。

  按照当地的习俗,藏民有解决不了的困难,就到寺庙里找活佛,刚好遇到了正在当地出差的邵阿姨。邵阿姨来自北京,丝毫没有耽误,立刻携带患者病历找到北京妇产医院妇瘤科孔为民大夫咨询。孔大夫看完病人的各种病历资料后,初步判断为宫颈癌III期,建议患者来院就医,并表示要想尽办法挽救患者生命。

  就这样,德欠的爱人、哥哥以及他们所在的秀麻乡德格村村长、人大代表金巴,带着全村人卖掉牛羊换来的7000元钱,陪着德欠一路赶到了北京。

  ■联系慈善家李春平筹集医药费

  “藏族病人请照顾”。孔大夫留下的一张字条,在妇瘤科床位十分紧张的情况下,使德欠住进了一病区,并及时给出了最佳治疗方案。

  孔大夫和医务人员除了每天早晨的例行查房外,一有空就到病房来看望她,“感觉好点没?”“肚子还疼不疼?”“今天吃的怎么样?”......

  知道德欠的家境困难,甚至没有尝过鸡蛋的味道,一病房的医护人员每天都会送来各种各样的食物和水果,堆满了德欠的床头柜。

  我也依然会坚持每天去德欠的病房“报到”。几天的相处下来,已经让我和德欠、尖参建立起深厚的友情。我给他们讲医院里的事儿,他们听得津津有味。他们也会和我聊起家乡美丽的大草原,以及家中牵挂着的两个孩子……就这样,时间渐渐让德欠忘记了她病痛的困扰。

  德欠的病情逐渐有了好转,但后期的放疗费用却成为了一件让她苦恼的事情,我悄悄地下了决心要为她做点什么。

  我联系到了北京市慈善协会募捐项目部,将德欠的事情讲给他们,辗转几次找到了著名慈善家李春平先生,立即为德欠送来捐款6万元,解决了她在北京住院期间的治疗费和生活费。

  两个月后,德欠在医院做了最后一次身体检查,结果显示恢复良好,直径8厘米的肿瘤缩小了,肚子不疼了,体重增加了。她激动地拿着报告,眼泪不由地掉下来,握着孔大夫以及每个医务人员的手,久久不能言语……

  ■汉藏两族友谊长存

  我永远也忘不了德欠离开北京的那天下午,“感谢,感谢……”德欠和她的藏族同胞一直不停地说着这两个字,虽然语音并不标准,但字里行间都听得出那份诚挚的感情。

  两个多月的朝夕相处,让妇瘤科一病区的医生和护士都有些依依不舍,孔大夫代表大家把捐款送到德欠的手中,并叮嘱道:“记得要增加营养,坚持用药治疗,祝你早日康复。”还亲手送上两个崭新的书包,“回家好好调养身体,一定要坚持让两个孩子上学!”

  而平时少言寡语的德欠,委托尖参把藏族人民最圣洁的哈达献给了孔大夫以及在场的每一位医护人员。这一天,连好心的邵阿姨也赶到医院,庆祝德欠康复出院,大家都被这一幕感动得流下了眼泪。

  在大家的祝福声中,德欠一家乘坐医院专门安排的救护车前往北京西站。那一刹那,藏族人民的情谊令我感动。我突然感到自己身上的担子更重了,行医者承载着拯救生命的重任,帮助病人挥别病痛,但这之间包含的,不仅仅是治疗、放化疗的技术,而是人与人之间的友爱之情,它穿越民族,穿越高原,使我们体悟到人性的美好。

  日子还是这样一天天过着,我依然在办公楼与病房楼之间穿梭着,时不时我会想起远在西藏的德欠那一家人,不知道他们生活的怎么样了……

  半年后的一个平常日,我的手机响了,收到了尖参发来的短信:“德欠的爱人给我打了电话,她现在身体很好,也让我转告大家,她的思念与感谢!

  • 发表于 2018-05-18 10:46
  • 阅读 ( 186 )
  • 分类:怀孕前期

0 条评论

请先 登录 后评论